文章顶

首页 交通 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看到中国的三重输出

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看到中国的三重输出

导读:在雅加达火车站,我们能看到中国工业品、中国铁路运营制度、以及中国品牌的三重输出。 第三届2024年航运数字化创新上海会议将于6月27日-28日举办 致敬520造船劳动者,20…

导读:在雅加达火车站,我们能看到中国工业品、中国铁路运营制度、以及中国品牌的三重输出。

第三届2024年航运数字化创新上海会议将于6月27日-28日举办

致敬520造船劳动者,2024年第10版龙版2千家中国造船厂代表地图发布

【文/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平章】

各位朋友们好,距离我上次写文章已经接近一年了,期间主要是疫情后国家重新开放,入境旅游恢复速度很快,我们这个小小的公司也在拼命,活了过来。2023年,我们较以往三年营业额的总和翻了好几倍,2024年到目前又比2023年同期翻了好几倍,我们对接下来的市场也很有信心。

这一年左右,为了开拓市场,我也在中国周边出差访问了不少国家。我就从东南亚地区的重要国家印度尼西亚开始,说一说中国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变化——因为本轮走访我发现了很多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物质变化,以及人心感受上的变化。

可能很多人觉得印尼在中国的存在感并不强,但事实上印尼是个比中国小一号的庞然大物。毕竟人口达到两三亿,对周围所有国家都能具备泰山压顶之势,压迫感非常强。其主要竞争对手是澳大利亚,所以这两国竞争时会经常拉上中国或美国去恶心另一方。不过因为印尼经济发展水平较为落后,也基本上不存在什么文化输出,所以中国人对于印尼的知晓程度较低。

漫步在印尼的街头,很容易发现这里贫富差距极大。雅加达市中心的住宅区,只要看到有人行道且有盲道的,扭头观察就不难发现房子都是独栋别墅带花园,权贵住所无疑;但只需要多走几分钟,就可以看到大片建设水平相对比较低的独栋民房。和中国类似的塔楼板楼住宅区一般是中产居住的,只是相对国内数量上要少些。

有博主拍摄的印尼雅加达街景

至于收入方面,印尼比中国要低得多。当地华人普遍把一百万印尼盾称为“一条”,可能是因为1000000这个数字写上去确实是一条的形状,因此得名,约合人民币500元人民币。当地普通办公室文员月收入普遍是三五条,约合人民币一千五百到两千五百之间;公立中学的教职工普遍也是这个水平。商人收入水平要高一些,不过小商贩一般收入也就折合人民币五六千。

可见当地收入确实不算高,但是一方面印尼除了雅加达以外物价并不高,这工资水平完全活得下来。毕竟虽然印尼的工业制品贵,但名创优品等中国小商品、比亚迪等中国工业已经开始在印尼有不少市场了,虚高的价格应该很快就会被打下去。

另一方面则是因为,前几年印尼人平均收入更低,目前已经增长了不少,对他们来说日子正在变好,所以大家基本上很满意。

中国的直播产业也出海到了印尼,图为印尼商户在直播卖货。此前印尼下令禁止TikTok电商以保护小微企业(美联社)

不过论及收入,当地有两个特别的群体:体制内,以及华人华侨。

和中国二三十年前一样,印尼正在高速增长。法制建设没有跟上经济发展的结果就是……贪腐横行,灰色地带非常多。印尼政府曾经组建了一个类似于香港廉政公署的机构,但前段时间他们的老大却因为贪污落马,讽刺效果直接拉满。所以印尼体制内人员一个月收入明面上是四五条,约合人民币两千多,但到手收入基本上都是人民币上万,而且还能不犯法。稍微年长一些的读者很快可以明白,中国人二三十年前玩的玩法,怕是现在印尼人都在玩,甚至玩得更花,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。

不过我也并不认为这是制度、文化甚至人种问题。世界上每一个高速发展的经济体都在发展过程当中出现了社会混乱,没有例外。因为经济发展是生产力进步,社会制度是生产关系,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没有衔接上才出现了问题。发展中出现的问题,也必将随着发展而解决。

至于华人华侨的话,从前华人在印尼的经济地位极高,但政治地位极低。但现在华人的参与感也上来了,青年一代的印尼华人又开始学习中文了。这次我走访了印尼本地的孔子学院,确实也看到很多可喜的情况。来的都是青年人、小孩子,相当大一部分都是顶着印尼语名字,但一看长相都是华人的小朋友,这一点和马来西亚的孔子学院相反(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体系是完整的,华人不需要去孔子学院学习中文)。

当地小孩子,不论民族,对中国的友好度确实很高,中国的电视剧、游戏以及抖音、小红书等等,当地人熟悉得很。我问一个小姑娘喜欢看什么中国电视剧,原以为会是西游记、三国之类的经典老片,结果小姑娘回答:最近喜欢看月歌行。我自己都没看过,查了一下才发现这是2023年中国上映的仙侠电视剧。从时间上来说,至少东南亚这一片年轻人和中国的潮流文化同步率并没有差很多,可能一些视频平台企业在文化出海方向做出了相当的成绩。

印尼当地孔子学院长这样

至于印尼当地的孔子学院,详细了解后也觉得大家实在是很不容易。我去了一个位于印尼苏拉维西省首府望加锡的孔子学院,院长和老师们很热情地接待了我。在访谈时,我们的聊天被电话打断了——大家在和印尼方大学的管理部门吵着修空调。

我看了下院长老师们住的地方,类似于高配版工地上的铁皮房子,经常停电,一下雨房间里面潮热的难以接受。孔子学院地址一般也是跟着国外大学校址修在了城乡结合部,附近要什么没什么,条件确实是比较艰苦。

而且自从国家汉办改制成为中国国际中文教育基金会后,孔子学院的经费其实并不多,而且一定程度上需要自己赚经费,所以外派老师和院长比中资企业的外派岗位工资要低。其实为了钱他们大可以不选这条路,但问及院长老师和志愿者们,大家也表示“我们是整个苏拉维西岛唯一可以提供中文教学的地方,我们走了,这些学生怎么办?”这些老师身上有着真正师者的光辉,值得尊敬。

孔子学院对门就是日本文化中心,一层楼只有这两家机构,用网友的话来说这就叫“中门对狙”

这些在孔子学院学习的学生,也在当地开花结果。在走访当地中资企业的时候,某个中字头企业的负责人也对我说,当地因为不是首都雅加达,所以平均工资就是一两千元人民币,但如果是懂中文的当地人来做翻译,平均工资可以开到四五千;如果有土木专业知识,或者财会专业知识,工资可以开到六七千。这就是知识改变命运,我认为这应该是中国推广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的绝佳样板,值得我们的媒体大力宣传。

这次去印尼,一个最强烈的感受是当地不管是孔子学院的小中大学生们,还是一般的年轻人,对于中国好感度远超多年前。我2012年曾经来过一次,当地人对于中国的观感是发展很快的国家,假冒伪劣产品很多,除了成龙大哥没有什么有印象的东西。但现在的当地人,普遍觉得中国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强大国家,甚至有印尼族的朋友们问我什么时候中国对美开战。

中国商品、基建、文化产品的国际影响力在逐步提高,印尼人也能感受到时代已经变化了。当然,我是做旅游的,当地人来华旅游的愿望也在极度高涨。除了印尼华人本来就有的寻根访祖之旅,普通印尼百姓对于中国的张家界、九寨沟、桂林,乃至于西北丝绸之路大环线等等也有所耳闻,很感兴趣。

只是就当地普通人的收入水平来看,不大可能全家省吃俭用一年多,就为了一趟中国旅行,这一点还需要时间。等到印尼朋友的平均收入达到每个月能攒两千元左右的时候,那我们就会在中国看到更多来自印尼的游客。

另外,如果中-印关系更进一步,则希望航空公司能把往返机票价格降到一千多元,大使馆签证办理难度降低一点(中国旅游签证对印尼人来说,办理难度高得飞天),那大家来中国的意愿就会高很多了。

印尼的重庆火锅店

本图摄于雅加达火车站,代表了中国的工业品、中国的铁路运营制度、以及中国的品牌三重输出

话说回来,自从中国人帮助修建了雅万高铁,中国就算在印尼开了个好头。在印尼高铁订票网站上,可以赫然看到“12306”的字样,护照需要认证(和外国人在中国一样),和中国高铁一模一样的制服,从车形到车票,无一不是中国标准的输出,希望以后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。

而雅万高铁在行驶到站时,广播会连喊三声“whoosh whoosh whoosh,yes!”,这里有个双关,whoosh是印尼语是“省时、高效、先进”三个词的首字母,也是火车风驰电掣的意思。希望接下来印尼能和中国有更多的联系,他们和我们,都要加速度发展。中国向外传播的不仅是中国速度,还有经济繁荣、和平团结,这是中国在对抗旧秩序时所做出的一些小小努力。

坐在雅万高铁上,我就感觉到快,有一种催人往前跑的感觉。

本文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“新技术时代”。 http://www.newtecnow.cn/archives/2389.html

文章底

下一篇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+86-21-54362186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chinabobli@126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